山阴

离经叛道,一介刁民。

住在楼上的人

To:熔岩

  楼上好像住着什么人。
  这栋房屋一共有三层,除了一楼喜欢摇滚乐的房客,我是唯一的住户。
  也许是三层在没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住进了什么人?

  三楼只有一个房间,门没有锁,半挂在门框上,里面空荡荡的,墙纸撕了一半,石灰漆的墙,水泥糊的地,徒有四壁。

  第二天我又听到了楼上的脚步声,像是某人踢踏着皮鞋敲击不太牢固的地砖。可惜我没有那闲钱去給沒人住的地方鋪地磚。
  我睁开眼的时候,那声音也停了,倏尔又更响了起来。
  那声音隔着墙,...

Nirvana-To阿柴柴

黑夜?白昼?停歇的风。

寂静,寂静,寂静。

 

人类诞生于黑色的羊水,撕裂社会的子宫残喘苟活,如同魔物一般掠夺身边可触及的一切:

资源,空间,时间,生命。

生命。

 

我诞生于人类的欲望,照花镜,映月湖,盛下虚幻与无止境的器皿,密封的那种。舟满则覆,月盈则亏,器皿呢?爆裂吗?汹涌喷薄的欲望从未停歇,只有愈演愈烈的份。

 

我被囚禁在这样一个单方面透明的立方体里,横竖五步,原本是十步,然后慢慢减少,至于说单方面透明,是指我只有在他们需要的时候能看见外面,他们却可以随时看见我的活动,与其说是观赏宠物,不如说是实验的小白鼠,吃喝拉撒,心率,脉搏,脑电波...

© 山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