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镜

离经叛道,一介刁民。

盲猪之眼-序章

艾林顿黑帮纪实企划日常产出,配合BGM 实用感官更佳

​Blind Swine

盲猪酒吧永远不用担心生意,尤其是在夜里。毕竟淤泥才更需要一个藏污纳垢的臭水沟汇流消遣,而亡命之徒最爱混迹其中找乐子。所以即使在经济萧条的混乱时期,这里也是三教九流和杂鱼们的挚爱。

“嗨!小罗宾,再来一个!”闹哄哄的醉汉们挥舞着逗鸟棍试图指挥那只神气活现的鹦鹉。那鸟抖了抖头上顶着的艳丽扁毛,歪着头嚷嚷起来:“禁酒令就是废纸!废纸!”
破铜锣嗓奇迹般盖过了乌烟瘴气和酒精的魅力,满屋子的杂鱼都举着杯子跟着嚎叫起来。
“废纸!狗屎!”
懒洋洋的酒保纡尊降贵的施舍了一个白眼,继续擦那些个永远擦不亮的杯子。
门口摇摇欲坠的招牌震了几震,依旧颤颤巍巍的坚守阵地。
推门而入的金发姑娘显然对眼前的场景习以为常,她避开手舞足蹈的醉汉们,几下蹿到吧台前,叩了叩桌板。
“汤姆,老样子。”
“珍妮特警官,下班了?”
那酒保顶着张永远睡不醒的脸,手脚麻溜地推过玻璃杯和一瓶威士忌。
“托你们的福。”
她一口闷下苦酒。
“还得加班。”
酒保没骨头似的支着桌子,嗤笑一声。
“在我看来,不赊账的都是好家伙,当然,不打架就更好了。”
珍妮特翻了个白眼,指了指楼上。
“那谁又在做骗钱勾当?”
“来了只迷途的黄鼠狼,我们老板总要趁机捞点花头。”
老汤姆笑吟吟地看着楼梯尽头紧闭的大门,仿佛门后是座金矿,而他老板正在挖金子。
正直的女警满脸嫌弃的背过身,试图眼不见为净。老汤姆对这位女警的表里不一早有认识,她嘴上没少嫌弃这里吵闹,却每每往这跑;她见了那位老板从不留口德,心理指不定多喜欢呢——毕竟每回没见着就得问两句。年轻人的事,他不懂。

珍妮特也不在乎这老家伙怎么想,随意的四处打量那些新面孔。乱糟糟的人群露出了点缝隙,她忽然目光一紧,微弓起背,犹如瞧上傻狍子的猎豹。她看似漫不经心的转了个身,隐到灯光的角落,这个位置恰好够她盯梢那人却不惹人注意。

“你在追查牛奶街的抢劫案。”

听到这个声音,女警毫不意外的翻了个白眼,惹来一阵轻笑。
“小猫咪,那可不是你该触碰的人。”
那人吐出口烟圈,姿态曼妙地撩了把头发。老汤姆情不自禁吹了声口哨。
“老板,肥羊走啦?”
这位女士漫不经心的用烟杆指了指在他们不远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彪虎大汉。正直的女警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又翻了个无比标准的白眼。
“早该把你抓起来蹲牢子,伊莲娜·格雷。”
黑发的女士挑了挑眉,露出吃了蜜一般的微笑。
“亲爱的,你才不会抓我呢。”
她没正形的搭上可爱女警的肩,吃吃笑道,“你还想知道他是谁,不是吗?”
珍妮特挥苍蝇似的挥开她的手,吃屎一样闷了口酒,根本不想搭理她。
格雷女士摆着神秘的微笑打发完那千恩万谢的大汉,右手接过厚厚一包信封,转手就准备塞给两眼发光的老汤姆。资本主义的结晶被珍妮特一杯子压在吧台上,她露齿一笑。
“诈骗现行犯,想蹲牢子吗?”
神秘的灵媒似乎在烦恼的思索,喷了正义女警一脸烟。女警一脸嫌弃的挥开健康的慢性杀手,瞥了眼试图从她手下抽出信封的酒保。
“让我纹只鹰吧,在你的胸口,”格雷女士压低嗓音呢喃道,“双翼正好吻上你的乳房,它的利喙要刺透你的肌肤…”
珍妮特夺过信封,塞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
“老板!”嗜钱如命的老汤姆按捺不住,抢先打断了沉浸在污秽思想不可自拔的格雷女士。
格雷被扫了兴,绿眼睛泛出不善的幽光。她又吐了口烟,懒洋洋的大概指向南方。
“那边的人。”
老汤姆大半个身子和一只脚都已扒拉在了他珍爱多年的吧台上,试图从珍妮特的手里夺回信封…不,是信封里的票子。珍妮特并没有撒手,拉锯战还在继续。老汤姆那绿豆大的眼睛从面皮上的褶子探出,露出哈巴狗一样楚楚可怜的目光攻势。格雷女士抖了抖满身的鸡皮疙瘩,这才悠悠出口,
“去了东码头,就说是盲猪的格雷介绍的。”
女警终于撒了手,裹紧大衣,头也不回的蹿出了泥沼。
格雷毫无诚意的挥手相送,吸了口烟,又幽幽吐出。

艾林顿这周似乎都是阴雨天呢。





注:鹦鹉的梗来自于意外退出企划的Anas,所以用了这位小姐姐所做的人设名:纳迪亚。我们失去了一位珠宝设计师【洗钱老司机】,换来一只欠收拾的扁毛畜生【微笑】。以此纪念这位早夭的可爱小姐姐。
Blind Swine ,来自Blind Big,感谢熔岩一起取名,以及你啥时候回来?

评论(1)

© 谈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