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镜

离经叛道,一介刁民。

他日或有知者,芳菲吐蕊,星河流光。

想以此片为戒,自醒自律:
不要再出无聊的片子;
不要浮于表面;
不要为了什么团拍标准就尬照;
既然是那么喜欢的角色,就好好对待,单一的表达只能自我厌恶。
角色没有到位,规划没有完成,随意屈从只能带来无趣的结果。
三思,自醒,自诫。

假使风没有阻碍,大概能带走些无聊的声音。
比如夜深时在黑水中沉没的躯壳,大概还有蝼蚁的嘶嚎,借着以太成为微不足道的呻吟。
灵魂的旋律也是些苍白的调子,祈求什么?盖亚的垂怜吗?纵使枯死也没有辉煌。铁锁来自哪里?是腐败的香气,还是卡壳的发条,或是孱弱坏死的心脏?
反正无趣的人想些无聊的事。
伸出的双手如同枯骨,连嘲笑都不会有。生气的窃贼只会谩骂贫瘠的灵魂,又或多一眼都奉欠。
还是化为灰烬的好。终有一天飘到山巅洼地,成为白雪和泥土滋养有情生灵,再有幸能混进岩浆和深海,壮丽浩荡,渺小可爱。
也许那时生欲能战胜死欲,或者一同消亡,多绮丽啊!

写过一个故事:骄傲的王得到了夜莺,因向往它的美,揭开了黑布;因不忍它难过,打开了金笼。于是夜莺被荆棘刺穿。

突然想到新的结局:夜莺爱上了王,抗拒向死的本能而拒绝歌唱。傲慢的王因夜莺的忤逆砍下了它的头颅,用它的骨为架,覆以艳丽的鸟羽,眼镶宝石。机械鸟只会一支曲,王很快就腻了。 

盲猪之眼-序章

艾林顿黑帮纪实企划日常产出,配合BGM 实用感官更佳

​Blind Swine

盲猪酒吧永远不用担心生意,尤其是在夜里。毕竟淤泥才更需要一个藏污纳垢的臭水沟汇流消遣,而亡命之徒最爱混迹其中找乐子。所以即使在经济萧条的混乱时期,这里也是三教九流和杂鱼们的挚爱。

“嗨!小罗宾,再来一个!”闹哄哄的醉汉们挥舞着逗鸟棍试图指挥那只神气活现的鹦鹉。那鸟抖了抖头上顶着的艳丽扁毛,歪着头嚷嚷起来:“禁酒令就是废纸!废纸!”
破铜锣嗓奇迹般盖过了乌烟瘴气和酒精的魅力,满屋子的杂鱼都举着杯子跟着嚎叫起来。
“废纸!狗屎!”
懒洋洋的酒保纡尊降贵的施舍了一个白眼,继续擦那些个永远擦不亮的杯子。...

Fes,

很漂亮的老城和老人。

 #空の境界# 伽蓝之洞 cos

老咸鱼出片了

=SHIKI /后期:素酒

=PHX:圆桌骑士  这烟壶简直要上天,再也不担心没有后勤了~

=妆面:浮丘

=服装:翼方阁 

式姐这么酷炫的角色做了好久的心理斗争,还是九字兼定的美貌让我放纵自己OTZ。连妆都不敢自己画,掌握不好力度,幸好有浮丘太太帮手。和服没有穿好,导致上镜效果不大理想,感谢小圆不杀之恩。木有后勤结果这烟壶带我们飞,棒棒哒。

根源式的感觉比两仪式或者织还难捕捉,式姐还没拍够,还会继续努力的。


其中绰约远山寒黛,落霞一点秋霜色。

转载自:

© 谈镜 | Powered by LOFTER